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筱 颖 、 看 世 界 。

事业、家庭、爱情、友谊........

 
 
 

日志

 
 

高脚杯(2011.1.15)  

2011-01-15 11:10: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对千木来说除了妈妈外还有谁是她的开心果,那就要数这几位了。

  这不2010学年度寒假,露露、小玉、菁菁这三个顶级搞笑人物就从遥远的苏州大学姗姗回家,刚一下车就寻死觅活的找千木为她们洗尘,这下千木可惨了。要知道她们三个人的酒量可是A市有头有脸的,而这几天正赶上千木生理期,无奈,千木自认倒霉在赴宴前吃了一大把乌鸡白凤丸!

  千木和这三个女子都是A市很人物的女儿,但她们从不显露,以至于聚会也是找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露露得知千木已是‘白领’了,就不让她出出血怎么能行。小玉和菁菁更是吃人不吐骨头。所以被逼无奈那就破次例,千木当即在A市顶级高档的宾馆订了一桌,就等着这三个魔女到家接风。

  下午,千木处理完工作的事情后就急忙床上大衣,往宾馆走去。

  “您好,”在宾馆大厅的服务台里一个与千木年纪相仿的女服务员满脸笑容对来千木行礼问好。

  “你好,我上午的时候在这里订了一款最大的包房,请问怎么走?”千木问道。

   “啊,您跟我来。”女服务员说。

    这间包房果然是不一般,就连门也是双扇而且用咖色的皮革包制的,是千木喜欢的一款。房间至少也有80平米,墙壁上是暗黄色的墙纸,一个很大的水晶吊灯,一套纯皮沙发,还有全套的KTV装备,房间里一种清香更加熏托了这里的豪华。

   “小姐,您需要现在点菜吗?”女服务员问道。

    “啊,不。还是等一会吧,一会来三个20多岁的女孩就叫她们来这里就好。”千木回答。

    “好的。”女服务员答应一声,便推门出去了。留下千木一个人安静的享受这里的感觉。

     整当千木仰头看着自己最喜欢的水晶大吊灯出神时,门‘咚’的一声被人推开了,紧接着进来露露、小玉和菁菁。

     “哦,夏小姐好久不见啊!”露露一见千木便来个大拥抱。

      “呦,你这是干什么呢,夏小姐也是你抱的,放开放开...让我搂一会”菁菁推搡着露露。

      “啊呀,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又不是娃娃。别碰我啊,我现在可是红色警告!”千木使劲推开发疯一样的露露,“来,入座。”千木指着大圆盘的餐桌说。

       “这人要是变了身份,连吃饭地方都不一样了哈。”一旁的小玉开口了。

       “是啊是啊,你这是做市长秘书了吧,弄这么大排场。”菁菁打趣道。

       “你们懂什么啊,这叫脸面,这可是咱市宾馆豪华包房!”露露故意把‘豪华’说得很重。

       “你们什么意思啊,挖苦我啊?露露不说要去最好的地方,要不然我还不愿意来呢!”千木努着嘴说。

       “是是是,都是我说的,既然来了,就坐吧!”露露活蹦乱跳地拉着千木入座。

       “来,你坐着,今天你是主人,我们得好好侍奉侍奉你,今后好给我们提拔提拔啊!”菁菁拉着千木做到了主位上。

       “你们可别挖苦我了,我那还是不一定得事呢!再说了,你们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千金,我夏某人有幸结交你们是我的福气,我还等着你们的提拔呢!”千木回应。

       “我爸都说啊,进了官场的人都很能说的,这不,你才刚进门就这么能讨好了,这以后啊一定是大展宏图了!”小玉说。

        “恩恩恩,你们都对!来吧,别就聊天了,点菜吧!”千木叫来了服务员,把菜单交给露露。“你们点吧,我吃什么都行。”千木抱膀式坐在那里。

       “呦,你们看,她这么一坐还挺有派的哦!”小玉指了指千木笑着说。

        “我站着行不?”千木没办法了,对这样的人,她无奈了。

        “别地啊,你可注意咯,你可是千金身子,站着多累啊。快坐下吧,不开玩笑了。”菁菁说。

       “千木你发没发现一个问题?”菁菁神秘道。

        “什么?”千木不知索然。

        “你现在变正式了,都开不了玩笑了。”菁菁说,“是不是污浊的官场把你玷污了。哈哈”。

       “啊我的天啊,哪有啊。”千木冤枉啊。

        “我看啊,不是官场的问题,而是.......”小玉看看千木又看看露露、菁菁。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而是什么?”千木迫不及待地追问。

         “而是,你让小男刺激了!哈哈...”菁菁接着说,从而一阵笑声。

          “我可没你们那么万人迷,上哪有小男去啊!”千木道。

          “得了吧,就你这条件能没有小男追?撑死我都不相信,你是心有所属了吧!”露露说。

           “这你都知道?呵呵,能不能点菜了,我饿了。”千木惊讶的说。

         “又逃避问题!”露露瞅了瞅千木很失望,她就是一个八卦婆,真没办法。

         “你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什么啊?”露露抬头问着身边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用她最甜美的声音一一告诉露露。“好了好了,那就来道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对了,再来个一锅出还有一个拼盘,对了你们这有银耳粥吗?”露露一口气点了一堆菜。

       “喂喂喂、你一个人点那么多能吃了吗?菁菁和小玉还没点呢!”千木急忙制止,照这个样子的消费千木怕是回不去家了。

       “这不是给你做面子呢么,第一次来这样高档的地方怎么得也得多吃点啊!她们的我都加里了!”露露说。

      “是啊,我们喜欢的都差不多,露露现在是美食养颜专家。她点什么我们吃什么。”小玉一遍迎合着。

      “有银耳粥吗?”露露又问了遍服务员。

      “额,小姐请稍等,我得去问问。”服务员说。

       “好吧,就这样吧,如果有就来4碗。”露露说话的表情很像一个十足的贵妇!

       “你还吃银耳粥啊?”千木伸着脖子问。

       “是啊,女人嘛,要养颜!”露露也伸着脖子回答千木,而且表情十分娇媚。

       “恩,养颜。真看出来我请你一回了,下手真狠啊!”千木‘称赞道’。

       “呵呵,千木你一个月薪水是多少?”小玉问。

        “恩,一千多吧。”千木回答。

        “哦,那好说,我们下手轻点,按你两个月的薪水吃!”这句话没把千木弄疯咯,这个的菁菁不愧是吃人不吐骨头!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没有您要的银耳粥,请您点点别的吧。”刚才的服务员从外面进来对露露说。

         “啊,没有就算了,先上菜吧!”露露失落的说.

         “请问小姐需要酒水吗?”

         “酒就免了吧,我特殊情况!”千木是一点酒也不想要。

          “那怎么行,聚会不喝酒怎么行啊,你以后就是常出来吃饭的人,别拿你的红色警告做挡箭牌,今天我们啊就教教你怎么饮酒作乐!”菁菁大声道。

          “对啊,服务员,上30瓶新生,白的就要.....老泥窖吧,要最好的那种!”小玉下狠了。

          “姐姐们啊,小妹我还回家呢。你们手下留情啊。”千木求饶道。

          “这还没开始呢,你怎么就打退堂鼓啊?你看我多给你面子,白的都没点五粮液就点你家的老泥窖了。”小玉说。

          “是是是,谢谢您的支持。”千木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哎,千木啊,别那么忧郁啊,今天咱们要很嗨的!”露露说。

          “恩,我嗨...”千木特无奈。

          “对了,千木你现在单身啊?”小玉问。她也是个十足的八婆,就关系人家感情问题。

          “不是,你没听她刚才说啊,她心有所属!”菁菁抢先回答。

          “是啊,怎么样啊你们?给我们讲讲你的恋爱经。”露露一说到恋爱眼睛就冒蓝光。

          “哪有什么怎么样啊,我和苏一丰就是朋友.....”千木把上次电话的情节说给她们听。

         “他怎么这样啊,太冷酷了吧!没事,以后咱有的是时间报复他,一个小职员他能怎么的啊,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露露听后特别愤怒。

          “这也不怪他,是我先提出来的。这样的结局我早就想过,毕竟我不喜欢他,留在身边只会伤害他。”千木安静说。

         “那这么做他伤害的可是你啊,你不心疼啊!”菁菁心疼说。

          “呵呵,都过去了,别提了,再说有你们在身边我哪来那么多心疼啊!”千木会心的说。

          “对啊,世上小男千千万,不行咱就换一换!我支持你千木,那你现在身边的是谁啊?”小玉慷慨道。

         “单身!”千木简洁回答。“呵呵,菜上来了,尝尝....”

          “恩,味道不错哦。服务员,把酒都打开,然后你们都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们的。”露露向四周站着的服务员们说道。

          “好。”6个服务员动作麻利的把酒都打开后随即都出去了。

          “来千木尝尝这个,这个鳗鱼是美容的。”菁菁夹菜给钱木。

          “哦,你们也吃啊。”千木从不讲究美容养颜,这次可真是见识了。

           “别就顾着吃东西啊,小玉把酒拿来,先来脾的吧。”露露迫不及待了。

          “先吃点东西吧,要不空腹我会吐得。”千木哀求。

           “吐?你别骗我了,自打我认识你你喝酒就没吐过。打开。”露露吆喝道。

           小玉把酒递给露露, “这第一杯是恭贺你走出从政的第一步。干咯。”露露给千木的杯子倒满说。

           “你可别说就我一个人干!”千木问。

           “这是敬你的,当然是你一个人了。这可是喜气的事,不能不喝。”菁菁还学会劝酒了。      

            “好,我就栽你们手了。喝就喝。同喜同喜啊”千木一仰而尽。   

            “这才是我们的千木呢,痛快。再来一杯,这是罚你有喜事不和我们说,如果不是我们问你都不带说的!”小玉起身有给千木满了一杯。

            “这也要罚啊?”千木傻了眼。

            “当然了,喝了这杯酒你将来一定大展宏图过不了几年你就能攀上一官半职。看我这句话你不给个面子?”小玉也够嘴甜的了。

               “好,借你吉言了。”千木又来个一仰而尽。

                “好,千木你看她们两个都敬了,也不能落我一个啊!”菁菁委屈得问。

              “别说了,这杯我干了。”千木很豪情的又干了一杯。

               “千木啊,你急什么啊,我还没说话呢,怎么都不给我说话机会了,这杯不算,我得说话啊。”菁菁嬉皮笑脸道。

             “你.....”千木自认倒霉。露露和小玉一旁窃笑。

              “这杯酒祝愿我们友谊地久天长!”菁菁这句友谊地久天长又怎能让千木推辞,自然要喝了。就这样,千木连饮4杯酒,放下酒杯有点晕忽忽的。看着千木的样子这三个魔女都会意的笑了笑。

             “千木,你和我们说实话,现在谁在你心里占主要位置?”露露想借着千木不清楚时问点八卦出来。可惜啊,她太低估千木的酒量了。

             “你!”千木想都没想的说。

             “是男的,你现在心里有谁,忘不掉的人,最喜欢的人。”菁菁步步紧逼以为能问出点什么马脚来。

            “恩.....好像是有啊。”千木喃喃道。

            “谁啊?”小玉很积极的追问。

             “我忘了,哈哈。”千木也逗了逗她们。“你们啊,就别挖我的八卦了,喝酒喝酒,别就我喝啊。”千木起身挨个倒上了酒。“这第一杯啊是祝贺你们在大学里顺利度过二年。”千木敬道。

          “呵呵,都两年了。好快啊。”小玉说。

          “是啊,人家露露的男朋友都换了一箱了。能不快嘛。”菁菁打趣说。

          “一箱,那么多啊!都什么样的啊?”千木满面笑容问着一旁挤眉瞪眼的露露。

           “还行吧。都没个人样!别说了,喝酒。”露露说完一仰头,酒一滴没剩。

          “痛快。”千木也跟随着。

          “是啊,一提小男就痛快,哈哈..”菁菁和小玉也随着。

          “怎么?露露你被情所困啊?”千木打趣道。

          “没有,我看啊,被情所困的是你吧。说说吧,你和那个王者怎么回事,我们可是什么都知道。”露露可是开门见山。

          “你们知道什么啊?我和他就是同学。”千木说。

           “同学?同学就不能这样!骗鬼呢?”菁菁掐着鼻子说。

           “我们怎么样了,你们可别乱说。”千木道。

           “看见没,还‘我们’。这叫没关系?”小玉鸡蛋里挑骨头。

           “我们可是天天去你博客,看你的日志心情什么的,我都观察他很久了。还说没什么!”小玉说。

          “你们天天看?那怎么不留言呢!”千木问。

           “我们这叫‘静观其变’。”菁菁回答。

            “够狠!”千木服了。

           “快点吧,坦白从宽。怎么的喜欢上了?”小玉不耐烦了,逼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千木问。

           “是的话,我们就在这短短的寒假帮你弄到手。不是的话....再说。”露露说。

           “你可别的,人家有女朋友。”千木强烈制止。

            “看来是喜欢啊,哈哈。有女朋友能怎么?‘名草已有主,我来松松土’。”菁菁说。

            “我是干那事的人吗?我可不当小三!”千木夹了口菜说。

           “那你喜欢就看着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你真有刚!”露露说。

            “呵呵。习惯了。来提一杯!”千木为了逃避这个她不喜欢的话题特意提了一杯酒。

            “那他喜欢你吗?”小玉问。

            “不喜欢。”

            “千木,你就这么认定?”菁菁问。

            “恩。”

           “有依据吗?”露露问。

            “千木,借手机一用。我手机没带。”菁菁说。

          “给你。”千木很麻利拿出手机给菁菁,因为她不知道菁菁要给王者打电话。

           “你要给谁打啊,要用卡1打。”千木看菁菁按手机很多遍,觉得事情不妙,便走过去看她在干什么。手机显示屏上赫然显示着正在拨出电话,对方竟然是王者。千木顺势抢过手机按下了挂断。“你干什么啊?”千木有点生气的问。

         “啊呀,没什么看你紧张的。我就觉得我们喝酒没意思,找个小男陪陪咱们。顺便采访他感情世界的最新要闻!”菁菁解释道。

         “别闹了嗷,这要是让他女朋友接到了就麻烦了。”话还没说完,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打了过来,千木忙挂断了。然而陌生号码又接着打过来数次。无奈千木接了电话。那边却是王者的声音。千木怕露露她们说什么话让王者听见不好就简单说几句便挂了。

         “他说什么了?看你那样,接个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你心跳加速!”露露说。

         “我加速也是你们吓得。”千木愤愤地说。

         “看样子啊,我们的千木对他还真有点意思!”菁菁一脸坏笑。

         “姐姐们啊,我求你们了行吗?你们要是不想让我肄业的话就别闹了。”千木真是无语了。

         “有那么严重吗?”露露问。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是喜欢他,但你心里还有个人。你不知道该选谁,所以在抉择前你不想闹得满城风雨是吗?”一旁坐山观虎斗的小玉终于说话了。

          “不是!”千木一口否定。

           “那是什么?你就告诉我吧!也让我们了解清楚后进行下一轮的探索啊!”菁菁说。

          “我对他呢,是有一点...感情,可这不代表什么啊。人家心有所属,而且我和他不合适,人家有女朋友,我不想背着小三的骂名,就算我当小三,也不可能抢得过来。如果我们两厢情愿,会有他这个女朋友出场的机会吗?”千木一字一顿得讲着,露露她们听了也频频点头。

           “那如果,如果有一天他们分手了,你会怎么办?”小玉问。

           “没有这个如果,你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非常好!我又不是傻子,还看不出来?”千木喝下一杯酒。

          “那他女朋友知道你的心思吗?”菁菁问。

          “不知道就好了。我们班级新年聚餐他女朋友不怀好意的敬我酒,那眼神就是没杀了我,就是那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眼神,还那种笑!”千木学的惟妙惟肖。“还有啊,我的寝室是她的隔壁,每次我去洗手间看见她时,她都有意无意地说点风凉话,或者用眼神瞟我一下,很轻蔑!”“再有就是,王者要是送她什么东西,她就会第一时间把消息渗透给我。唉...女人啊!”

           “那你还饶了她?”小玉急了,按她的性格巴掌早就打在她脸上了。

           “没有,这女生吧,都这样,她不懂事,我可得识大体。不能和她一般见识。”千木说。

            “你是怕为难了你的小王者吧!”露露说。

            “你别恶心我,还‘小王者’”!

            “你说,如果你和他女朋友干一仗,而且是她先挑逗你的。并且双方打个平手。王者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菁菁怎么这么多如果!

             “恩,有可能这辈子都不理我,大不了再打我一顿呗。你说能什么态度!”千木回问。

             “这样啊!那还真不值得你喜欢一次。我还以为他会教训一下他女朋友别这么无生事端呢!”  菁菁端起酒一饮为快。

          “哎,也为难你了,娇生惯养的你要受那个女人的气。千木,要是她再蹬鼻子上脸你就揍,无论是开学还是放假,要是需要我们回来帮忙的,我们一定回来。咱不能让一个小女欺负咯”露露拍着千木说。

        “知道啊,事情没那么严重。再说了,还有半年我们就实习了,都不见面了,她就算再想难为我也找不到我啊!”千木说。 

        “对啊,等咱工作了,她也不敢为难啊!”小玉说。

        “千木,天天呆在办公室感觉怎么样?有小男陪吗?”露露眼里就有小男。

         “哪有啊,都是30岁以上的人员。上哪弄小男去啊。”千木说。

         “那可真没意思。”露露沮丧道。“千木,等我毕业了,我就会A市工作,就去那个刑警大队,做女警多帅气!”

         “我也是,不过我要去财政局,A市所有人的工资都由我掌管。”菁菁许愿的样子说。

         “恩,我呢,就去粮食局,民以食为天,粮食是最挣钱的!”小玉说。

          “没看出来啊,你们一个个水灵的小姑娘,野心这么大啊!那我就等着你们就岗了,来提一杯,祝愿我们事业兴旺,大展宏图!”千木举杯,其他人也迎合着,这杯酒下肚,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真不愧是顶级宾馆,菜的味道就是棒得很,虽然叫不上什么名字,但千木认得其中有甲鱼、当归羊肉、鳗鱼、大虾......还有几道不知名的不知道是什么,就知道味道不错。

          一晃30瓶的啤酒就剩下十几瓶还站在地上屹立不倒,露露、菁菁、小玉不愧是酒仙酒圣酒鬼,千木在她们面前也只能算个酒友!此时的千木昏昏晕晕,而她们三个还精力旺盛一点喝多的迹象都没有。兴起之时还要唱歌,于是招来服务员,打开了音响。坐在沙发上的千木看着兴趣十足的露露她们都想睡觉。因为她喝的已经到量了。

       “额,今天呢,是2010学年度寒假的开始,也是夏千木小姐进军政府的大好日子,我代表全A市人民祝愿夏小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愿献歌一首以表祝贺。”小玉一气做成。紧接着一曲《好运来》欢悦的节奏响起,小玉不愧是学校的文娱团的,嗓音就是不错,连旁边的服务生都不禁随着歌声拍起手。

       “好好好,我也来一首。”曲罢,菁菁一旁叫好。

       “给我找那首《昨日重现》,我给你们来首英文歌曲。”菁菁高考时可是英语状元。

       “every shalala every wo'wo still shines.every shing-a-ling-a-ling that they're starting to sing”

        “原来菁菁唱歌也很好听啊。”露露在千木的不留意间左旁边说。

        “是啊,以前我们也不总唱歌,都忙自己的事情,难得一举,又怎能听到她唱歌呢。”千木说。

       “是啊,对了。我们都觉得呢,那个苏一丰之前的那个小男对你真不错,如果你现在还有这个心,我们就帮你一回,毕竟我和他关系还蛮好的。他见我都不敢说话!”露露试探地说。

       “不用了,感情的事情不是谁能帮忙的,谢谢了。我自己一个人很好的。”千木微笑地说。

       “你总是这样,明明自己孤单寂寞还要装着很幸福,看你笑的样子我们都心疼。”露露道。

        “呵呵,我夏千木今生今世有你们三个疯子陪伴就够了,有什么孤单寂寞的。”

        “我们能陪你一辈子啊!”露露瞪了一眼千木。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千木指了指菁菁唱完了,示意露露也来一首。

       露露走上前,接过话筒深情地说:“我把一首《恰似你的温柔》送给我的姐妹们,祝愿读书的事事顺利,从政的步步高升。”

      乐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象一张破碎的脸.难以开口道再见,就让一切走远.”露露唱的如此感伤,让千木不禁想起从自己的世界走过的人们,想着想着不禁潸然泪下,而又急忙擦拭。

     乐罢,“千木,来一首啊。别就我们唱啊。来一首《潇潇洒洒走一回》还是《来生缘》啊。”露露问,要知道这都是千木KTV必点的曲目。

    “我就唱首陈瑞的《白狐》吧!”千木起身去接麦克。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千木唱的不算传神,但很动人。千木不仅唱出了白狐的心声,还唱出了多少像白狐这样女子的心酸。

     在露露、菁菁、小玉心里都明白千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她们知道千木确实心有所属,但又不幸福。作为不伤害她的姐妹,她们也不能再深点的去劝说。或许只是祝福吧,祝福千木最终有个好归宿,一个属于自己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