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筱 颖 、 看 世 界 。

事业、家庭、爱情、友谊........

 
 
 

日志

 
 

高脚杯 2  

2010-02-06 12:25:3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冬,丁冬,丁冬.........”

      “来了,快,千木去开门。”夏老爹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好象是准备接见外国高官!

       “这是夏局长家吗?”又是一家三口,那家的爸爸问道!

        还没等千木说话,夏妈妈出来满脸笑容的拿出拖鞋,说“是啊,进来吧,是苏科长吧!快,请进!”

       千木看着他们一家3个人进了屋,自己也回了小屋。怎么说,自己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干嘛要那么主动!

       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千木,突然想起了以前,想起了童年。多好,无忧无虑的。不像现在.....哎!

      “老苏啊,这是你儿子?长地挺帅啊。在哪上学啊?”夏老爹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行人口普查了。

     “呵呵,那是,我儿子长不能不帅嘛,现在在Y市的一所经济大学,都大3了。这不刚放假回来就给你拜年来了!”这老苏也是个油嘴滑舌的货。

       “经济大学?都大3了啊,20几了?”也不知道夏老爹是听到大3激动还是听到经济激动!

      “我今年22,属龙的。”这老苏家的大少爷回答到。

      “属龙啊,好啊,龙腾虎跃嘛,正好今年是虎年,老苏啊,今年你可得走大运啊。对了,你叫啥啊?”夏老爹不愧是文科状元,连龙腾虎跃都整出来了!

     “夏叔叔,我叫苏一丰。”

    “哪个一啊?是一横的那个一?”夏妈妈一旁问到。

   “可不是嘛,丰是丰收的丰。”苏妈妈回答。

   “是嘛,那和我们家千木可挺配啊,一个千一个一啊。”夏老爹终于进入主题了。

   “啊,是吗?那千斤呢?记得以前看见她时那才几岁啊,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吧!”苏爸爸说。

   “恩,这不嘛,我们家千木啊,最近正好要参加什么书法比赛,现在在她屋里练字呢吧!”在卧室里的千木听自己老爹这么说自己不禁笑了一下,谁不知道她那字体,那可算是“龙腾虎跃”!还参加比赛呢。这夸奖千木真的承受不了。

    “夏叔叔,我看千木可能是太练入神了吧,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她了,毕竟这练字是个全神贯注的活!”

     “这个苏一丰真会讲话,我又不是在练九阴白骨爪,还入神呢,杂不说我走火入魔呢?这个山炮!”千木似乎对哪个男生都抱有讽刺的韵味。

       “这怎么好呢,她也就是闲的没事了。我还不知道她了,就一分钟热血,连3分钟都没有。”夏老爹真是自说其圆啊!

       “一丰啊,那麻烦你去把千木叫出来吧,好吗?”

       “天啊,老妈什么时候也来这套啊。”千木晕了.......

       “恩,也好,那我就去叫她以下吧,顺便我看看她的字写的怎么样!”这个苏一丰还真不客气!

        “好,你去吧,我再和你父母唠唠嗑袄,她有不会的你也指教一下。”夏老爹谄媚的语气让千木觉得冷。

        从大厅走到千木的卧室不到20步,千木迅速从椅子上站起爬到床上,盖着被子。眼睛眯着,假装熟睡的样子。

之间苏一丰推门进来,看看千木的假睡笑了一下,转身把门关了上。千木有点疑惑,既然他都看见自己睡着了,干嘛不出去,进来做甚啊!

      只见,苏一丰坐在书桌旁,翻看起千木的《儿童注音唐诗300首》。苏一丰看书很认真,全神贯注。即便是这种儿童注音的书籍。

    就这样,千木在那装睡,一丰在那看书。房间里最清晰的声音来自墙上时钟的滴答声 。一分一分的过去,千木快郁闷疯了,一丰的唐诗都看进去半本了。终于千木忍受不了这窒息的环境了,猛地坐起来。怒视着一丰问:“你有病吧,人家睡觉没看到吗?我让你看我书了吗?”

   “一丰,看着像泼妇一样的千木又只是笑笑,说:“对不起,我还真没看见你睡觉,我只看见你在装睡。”然后又指了指那本唐诗说:“这是你的书啊,我还以为是你弟弟妹妹的呢,还注音呢!”

    “哎,你别太过分。这可是我的地盘。说话小心点,别惹怒本大姐,让你横着近来竖着出去!”千木又蛮横起来了!

     “恩,是。不过我记得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才对吧!”一丰玩笑道。

    “我愿意,不行啊?哪条法律告诉你我不能这么说的?”千木似乎说不过就开始不讲理。

    “是,没有这条法律,那您能起来了吗?这都中午了。”一丰笑着问。

     ”切“千木爬起来,穿上拖鞋站了起来。看了看一丰问:”你杂知道我装睡啊!”

     “保密!哪条法律规定我知道的都要告诉你啊?”一丰挑衅地说。

    “好,很好.......”千木有点下不来台的感觉。

    “干嘛你着是啊?”千木不亲眼看见都不会相信,一丰会给自己叠被子,而且这么熟练!

    “你没看出来我在叠被子吗?”一丰是个很干净的人。

    “你也太自然了吧,也太突然了吧!”千木还真有点楞了。

     “呵呵,当练习了,以后这不都得干!”一丰随便说着。

    “呵呵,不错,有你这个保姆在身边还挺好!”这时千木才正眼看一丰,比自己高半头的个子,中等身材,带这和自己差不多的黑色眼睛框。笑起来有2个小酒窝。烫着纹理的头发。黑红格的棉衬衫,蓝色牛仔裤....

     “哎,你可别的。我只是随便说说,可没专指你。别误会哦。”一丰解释说。

     “你别自恋好不?我也没说你啊。会叠被的有很多人!”千木回绝说。

    “一丰,千木啊,出来吃饭了。”夏妈妈推开门看见一丰在叠被,忙问千木怎么能让一丰帮自己叠被呢。

    “阿姨,没什么。我就当练习了!”一丰看下千木说。

    “啊,这怎么好意思啊。那来吧,我们先吃饭袄。”夏妈妈拉着一丰走向餐厅,而千木跟在后面,好被动!

      走进餐厅,先起身的是苏爸爸。

     “这就是千木啊,真是大姑娘了。这个,得有一米七了吧!”苏爸爸问。

      “一米七四呢,这千木啊,知道你们要来昨天就把菜买好了。你看,这道可乐鸡翅就是她昨天晚上泡的!呵呵,来来来,尝尝看怎么样。”夏老爹真会开玩笑,他这个小祖宗是从来不进厨房的,刀都拿不稳呢。

    “恩,不错啊,这千木啊,真是好女孩啊。长得有好手艺也这么好。真不错,现在大几了?学什么的啊?”苏爸爸还真上当了。

   “我今年大2,在Z师范。”千木很简捷的回答。

    “师范啊,好啊,人民教师啊。那你为什么要学师范呢?”苏妈妈问。

    “恩....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千木说完,一丰差点把饭喷出来,“好冠冕堂皇啊!我是学理的,咱不说这文词好吗?”

    千木白了一丰一眼,说;“挣钱多”。

   “那到是,现在这教育系统啊真是挺好的。这年节的老师收多少礼啊........”苏爸爸说着,夏老爹应和着,真是黄金搭档。

    一顿饭下来,2对爸妈这个奉承这个夸奖啊。喷出来的口水比菜汤都多。一会说说一丰,一会提提千木。而这2个真正主角却很少说话,只是应和得笑笑。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