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筱 颖 、 看 世 界 。

事业、家庭、爱情、友谊........

 
 
 

日志

 
 

高脚杯 4  

2010-02-12 14:39:3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立春在春节前面,出门时还是要穿得多多的,要不然感冒是一定的了。千木急忙地穿上棉衣出了门,走到楼下给王者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丰的事后便约好了在老地方——枫情咖啡屋见,看看王者会给千木出什么策略来“攻击”这个苏一丰!

    “冻死我了,这天杂这么冷啊?你来多久拉?”千木向正在喝咖啡的王者问道。

     “我到很久了,你以为我像你那么蜗牛啊?穿那么少,你是不是以为都夏天了呢!”王者头也没抬地回答道。

     “那我不知道啊,我家屋里27度呢,谁知道外面这么冷啊,再说了不是立春了嘛!”千木真的有点委屈。

      “是,这屋里和外面能一样吗?你家立春就过夏啊?”王者依旧喝着自己的咖啡说。

      “恩,我错了。我和你说那事,你杂想的啊?说说被!”千木真是直奔主题。

       “什么事啊?”王者平静地问。

        “不能吧,你忘记拉吗?白痴啊?健忘啊?”千木一个大激动喊了起来。

       王者看了看脑袋大脖子粗的千木笑了一下说:”就算我是白痴是健忘,那你有药吗?”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千木泄气地歪坐在一边。

       “有什么的啊,都是小事。看你这么紧张!”王者看着千木说。

       “还小事?今天晚上就要请我共度晚餐了。我怎么办啊?你别喝了!”千木一把抢下王者的咖啡,看来她是真急了。

        “你不会把共度变成独度吗?”王者说

        “什么意思啊?”千木问道。

         “说你笨真算说对了,就是你自己吃,让他看这不就行了嘛。!”王者回答道。

          “你再明白点说呗。”千木一下子爬在王者对面问道。

          “你先离我远点,要吃了我杂的啊?我的意思是,你上午可能对他太温柔了。所以他没有太躲避你,等会你就在他眼前发挥你疯狂和吃态,不吓死他也差不多吓跑啊。我觉得一般的男同胞接受不了你那狼吞虎咽的吃样!真的,你试一下!”王者说。

       “是啊,我应该试一下哦,还是你聪明,哈哈。服务员、来10杯卡布其诺。”千木如拾珍宝一样高兴。

       “你干什么啊?要10杯,你打包啊?”王者疑惑道。

       “不,我这是要奉承你的,您老喝着,我先走了!”千木拿起包迅速离开,夺门而去.......

        “那也喝不了10杯啊?再说钱你还没付呢........”王者再怎么叫千木基本跑出十万八千里去了。

        哎。自从王者认识千木,千木就一直这样,用王者的话形容千木就是“疯了点,直了点”。真是如此,可能就是因为千木这一点点的一般女生没有的异样才会使王者与其交朋友吧!王者看着桌上10杯咖啡真是哭笑不得!

         在千木离开咖啡屋时,她直接去了理发店,先是洗后是剪最后作型,当理发师在自己头发上擦上刺鼻的发胶时她在想“这么奔放狂野又这么刺鼻的我,那个苏一丰一定会拔腿就跑的。”想着想着,千木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真完美的想象啊!但谁又能看破这些现实的事物和我们所想的到底符不符合呢?

        好像做了很久的头发,千木也想了很久的一丰是怎么被她吓后夺门而出的画面,钟表上的时针不知不觉地走到5。这时,一曲《舞娘》打破了那阵阵刺鼻的味道。

     “喂”。千木在接电话之前好象从来不看号码的显示。

    “喂,睡猫,你在哪?”一丰的比喻得真恰当。

    “苏白痴,你才睡猫呢,是不是我给你惯的啊?”千木真是一听见他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在哪?我去接你。”一丰笑着问。

    “你管得到吗?”千木可不领情。

     “那既然你不说,我就打电话问夏叔叔了。”一丰真聪明,知道千木怕什么。

     “别,我在《千浪行》弄头发呢。”千木急忙回答。

     “好的,你在那等我,5分钟就到!”一丰好象总那么温和,像一潭清泉。

      挂了电话,千木又好好的梳理了自己的头发,付了钱穿上衣服往外走。“他奶奶的,这天怎么这么冷啊,冻死我得了!”千木嘟囔道。

    “嘀嘀嘀......”千木正牢骚时抬头一看,一台她最喜欢的奔驰越野车停在她前方的5米处。当千木以为自己要走香车桃花运时在看见从驾驶位下来的苏一丰,当时心里的喜悦一下子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脸。

    “夏千木同学,上车吧!”一丰仍是微笑着很绅士地为千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切!装什么绅士啊!”千木狠狠地瞪了一丰一眼打开后排坐的车门,钻了进去。

    一丰很木然,似乎是一种习惯的表情。自然走回驾驶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我们去吃什么?”一丰回头问千木。

    “不是你请客嘛,你随便。”千木看也没看他答道。

    “明白!”一丰倒也痛快,很熟练地驾驶着。

   “心若倦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舍难了,曾经拥有天荒地老,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这一份永远难了,愿来生还能再度拥抱hen~”只听一丰听起歌来,一句话也没和千木说。

   “喂,你听的这首歌是不是〈新不了情〉啊?”千木是5分钟不说话能憋死的人,即使她再讨厌对方也会找个话题让自己开闸的。同时这也是一丰设的计。已一丰开车的速度从美发店到他们去的餐厅总路程不到5分钟,可一丰却在县城饶来饶去用了10多分钟还没有到。而且全程都不和千木说话,这不就为了让千木先和他说话嘛,这个苏一丰真是太厉害了。可怜的千木还以为一丰是因为自己刚才太不给他面子而生气呢!
    “是吧!不清楚。”一丰面无表情地回答她。

    一向总是微笑的一丰突然这么冷淡千木觉得背后冒凉风“喂,你生气拉?”

  “我吗?没怎么啊,生什么气啊?”一丰依旧很冷淡。

   “我刚才不是冲你,我是不喜欢坐副驾驶!”千木解释道。

    半天一丰也没有理她,千木又说:“你到底要去哪啊?能不能到了?”

   又是很久,一丰不好意思的问到 ,“8632在哪啊?”

  晕,千木大叫;“山炮。你盲啊?对面不就是嘛。!”

  “啊,那呢啊,我都找半天了。才看到,不好意思哦,你也知道我在外地上学,不记得了。”一丰委屈道。

  “好了,下车吧。”停稳了车,一丰仍是笑着回头对快爆发的千木说。

   “这个山炮,气死我了。你奶奶的......”千木下了车使劲摔了下车门,气冲冲地望餐厅走。而一丰却是一脸窃喜跟在后面。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服务员问。

   “2位,麻烦你给我找个靠窗户的位置。”千木说。

   ”你为什么要做窗户旁边啊,冷啊!”一丰问。

    千木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就是不理睬他,跟在服务员后面,做在那个挨着落地窗的位置上。无奈,一丰也只好跟着了。

  “  请问二位点点什么?”服务员礼貌道。

   “你点吧!”一丰把菜单递给千木,千木倒是不客气,正好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愤怒,所以要好好的宰一丰一回。于是伸出自己5个手指说。“给我来5盘五花肉,5盘猪肉,5盘青菜,5盘墨鱼丸。.”

   一丰一听笑得比刚才还过分,“山炮,你笑啥啊?”千木不解问。

  “没什么,没什么。你点完拉啊?再多点点,别吃不饱!”一丰差点没笑抽那。

 “我又不是猪呢,我说完了,你点吧!”说完千木又把菜单递给一丰。

  “你还知道自己不是猪啊?你是我见过女孩子里最能吃的,真的。哈哈....”一丰说。

  “靠,这么说我。”千木觉得有点没面子,身边又站个服务员。索性站起身来要往外走。一丰一下子不笑拉住千木,连忙道歉。“怎么了,开玩笑的。生气了啊?我没别的意思,5盘不多,真的。”

 “   放开我,别拉拉扯扯的。”千木的脾气也就一丰不知道。

一丰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胆子一下把千木按在座位上,小声说,“老实点。你看那是不是你爸!”

    一听是老爹,千木像是被点了穴,坐在那一动不动。

  “服务员,给我来1盘心管.1盘排骨,1盘鸡心,1盘牛板筋。”一丰向看他们看到傻眼的服务员说。

   “喂,我爸走没,你看看。”千木紧张问。

    “你答应我要坐在这里吃完饭再走,我就告诉你!”一丰趴在千木耳朵旁小声说。

     ”好,我答应你。”千木真是让夏老爹管疯了。

    “你爸爸啊......我刚才看错了。“一丰大喘气说。

    ”靠,苏一丰,你耍我!“千木知道自己受骗叫到。

    ”千木同学注意你的嗓门,这不是你家。淑女点!”一丰那死笑足已把千木气个倒仰!

   “你等着。”千木又被羞辱了。

      "恩,好的,我等着!这样,您看行吗?”苏一丰问。

     千木真的无语了,白了一丰一眼,转头看着窗外,不理他了。

     只是一丰,没有丝毫避讳地盯着千木看。也许他很好奇,怎么会有千木这样性格的女孩子,也许他在想千木刚才的表情变化,也许他对千木有着一种不可描述的猜测,无论什么,他总是笑来又笑。把千木笑得发毛又不好问他看自己干嘛,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问,苏一丰这个山炮一定会问自己,如果你不看我为什么能知道我在看你呢?那可真是丑大了。千木真的有点怕了眼前这个男生了!

    “先生,你的菜上齐了。”一个女服务员对着一丰甜美的说。

    “给我来瓶百事!”千木大红个脸对服务员说。

    “不行,拿瓶汇源吧!”一丰对服务员说。

     “为什么?我要喝又不是你喝。”千木有点生气。而那个服务员也真听一丰的,回头就走了。

    “喝一瓶百事,等于吃一盒糖。会长肉的,再说碳酸饮料对身体也不好!”一丰申辩道。

     “切!变态。”千木真让一丰弄没招了。

       “为了你的身体,我就当会变态,你啊,还是喝这个吧!”一丰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汇源放在千木面前。

      “你,总是这么管教你女朋友吗?”千木好奇道。

       “呵呵,不的啊。他们喜欢什么叫要什么,我不管的。但你不一样啊。”一丰话说了半截便开始吃着他喜欢的鸡心。

        “我怎么不一样了?”千木疑惑问。“你别说........”千木觉得不好说出口,她是想问一丰    别是他喜欢自己。

       “你啊??恩........比她们要胖,所以我会监督你,不可以喝碳酸饮料!”一丰一语激碎千木的懵懂萌芽。

        “苏一丰!你别太过份!”千木咬着一丰点的牛板筋恶狠狠地说。

        “呵呵,开玩笑的,你怎么这么激动啊。上午你不挺幽默的嘛,怎么现在这么不扛逗啊?”一丰又是笑!

          “你别和我说话,谢谢。”千木突然想哭.....气的。

             “这怎么好呢?我要是不说话你不得憋疯啊?”一丰说。

        “切,别拿自己看那么重,谁离不开谁啊?!”千木道。

       “是,这么多年你没遇见我也该杂疯杂疯嘛,对不?”一丰手拄着下巴对千木说。

         千木理都没理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继续吃着自己心爱的墨鱼丸!

        半晌,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其实,你挺可爱的。!”一丰突然一句可爱,差点让千木刚喝进去的果汁喷了出来。

      “别开这玩笑好不啊?哥哥.....还可爱?20年没人说过我可爱,你别恶心了好不啊?”千木厌恶地看着一丰擦了擦嘴。

     “我没恶心你啊!我说的是真的,你不知道和我交往过的女孩子都可以组成一个足球队了,就那么多人也没有一个可以像你这么自然,不做作的。就比如今天上午你的假睡,比如你看我给你叠被的样子,比如刚才在车里你的话,比如你可以毫无忌惮地点那么多东西,这都是最真实的你不是吗?”一丰边说边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千木。看得千木直打哆嗦。

    “别这么说,我是....这么和你说吧,我是被我老爹逼的才.....。我感觉吧,我还小,不适合谈恋爱,你也别....我其实比这还疯呢,我不是什么好女孩的。我.......哎呀,说不明白了。总之,你感觉错了,我一点也不可爱!”千木被一丰的一席话刺激地语无伦次了。

    “呵呵,你紧张什么啊,我只是说你可爱,又没说我爱你,干嘛那么诽谤自己啊,我也是被逼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但这不是没办法嘛,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父母的话必须要听的。你也别怕,我也不能吃了你,我们做个朋友不也挺好嘛,我比你大不了什么,应该不会有代勾的你说呢?”一丰温柔道。

   “哦,这样啊,吓死我了。要是做普通朋友当然可以了。呵呵......”千木放松地笑笑。

     “呵呵,来吃点鸡心,吃什么补什么的。!”一丰夹了块熟的鸡心给千木。

     “又话里有话说我缺心眼!但,今天夏小姐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千木小野蛮地说。

    “是是是,为了庆祝夏小姐心情好,我苏先生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干杯。”千木高兴地举起她的汇源说道。

      人和人之间有时往往一句话或一个误会就可以把他们变成敌人,而有时一句夸奖与理解就可以把他们成全一对朋友。一丰与千木就是一个例子。一丰用着他独具一格的眼光把千木的所有诠释得完美,或许在一丰眼里,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妹妹就是一块水晶石,纯洁而又淡雅。千木没有给予一丰外表的满足也没有给予一丰内在的贤淑。她给他的是一种清新而不假装高贵的原生态。即使千木是那样的平常,平常的身材略微有点胖,平常的样貌还带了个眼镜,平常的清淡从不化妆,唯一不平常的是174CM的身高是一般女孩子所没有的。而千木看一丰却是从讨厌转换到尊敬,如同妹妹对哥哥一样的情感。只因为他的理解,与明理!或许一丰真的是喜欢千木,但他是聪明的,他知道也明白此时对面的这个女孩在想什么。或许一丰真的只是觉得千木很可爱。可无论是哪种或许,只要开心没有忧愁,只要自然没有尴尬,这就是最好的或许。

     这顿原本要独度的玩餐现在变成了欢度,也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